top of page

SAPIENS INSTITUTE

Our Vision

Sapiens Institute is a think tank that has been researching and reporting on China’s development with the goal of understanding the economic, political, and social risks and opportunities that are present in the current state of affairs. We have worked extensively with over a dozen world-class scholars in this field over the past four years, publishing interviews and hosting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and debates.

- Learn More

CHINA AS NUMBER ONE?

Challenges to the Chinese Nations,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挑战:

中美竞争、全球巨变与华人位置

中美竞争引发对世界巨变的担忧,以及新科技对世界既有社会秩序的冲击,成为最近世界范围内影响巨大的热门焦点话题。

China Meets the West, Nationalism and Democracy 1919 to 2019

In the Summer of 2019, we will hold our first conference, gathering the foremost scholars on China in honor of the hundred year anniversary of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Our conference seeks to cover two major themes: The conflict between democracy and nationalism and the evolution of modern day China across disciplines in these hundred years after May Fourth. From this conference, we will produce a series of videos and journals seeking to unravel these major themes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挑战:制度讨论 吴国光,陈志武,许成钢,裴敏欣,阎云翔等
41:05
Sapiens Institute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挑战:制度讨论 吴国光,陈志武,许成钢,裴敏欣,阎云翔等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挑战: 中美竞争、全球巨变与华人位置 China as Number One? Challenges to the Chinese Nations,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挑战:制度问题讨论 讨论学者:陈志武,裴敏欣,吴国光,阎云翔,许成钢等 China as Number One? Challenges to the Chinese Nations,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 Julia Xu (Sapiens Institute 硅谷数字与人文) 中美竞争引发对世界巨变的担忧,以及新科技对世界既有社会秩序的冲击,成为最近世界范围内影响巨大的热门焦点话题。 与中国的预判“东升西降”对应,国际社会也一般预判中国在未来十年内将在经济体量上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是随着中美竞争的日益明朗,和对可能引发的全球巨变的预测,中国能否成为经济全球第一有了争议。尽管对于“中国崛起”的讨论已经进行了数十年,然而对于中国第一究竟意味着什么的讨论是极少而不够深入的,因此很难想象,当那一时刻来临时,这个世界真的做好了准备。如果我们继续深入提问,中国经济对美国的超越是否意味着成为世界的新霸权?如果是,中国将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霸权?中国霸权下的世界将是什么样的世界?如果不是,那么这一超越又意味着什么?自二战以来美国的世界霸权体系和1990年代以来美国单极霸权的格局又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新的世界格局会是什么样子?美国为此准备好了吗?世界为此准备好了吗?中国本身为此准备好了吗?全球华人为此准备好了吗?你本人为此准备好了吗?也许,不要说是否准备好,只问:你为此想清楚了吗?你为你的下一代想清楚了吗? 从中国看,那一天是不是中国人将近两百年来追求富国强兵的历史梦想实现的一天?一旦成为全球老大,中国人将如何看待和对待世界?是天朝大国的再次降临,还是有一套能为世界接受的东方现代文明。中国会带给全球什么样的利益、规矩、和价值观念?中国人会在全世界受到尊敬和欢迎吗? 从美国看,那一天是不是美国将近一百年来的世界霸权的终结?不再是世界霸权或者其霸权地位岌岌可危的美国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国?这对美国的经济、制度、文化和生活方式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和改变?这样的改变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全球连锁反应? 从全球看,那一天是否标志着至迟自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的欧美领先和主导全球的近代历史进入转折?是否意味着所谓西方的衰落最终进入了收场阶段?从更长远的时段看,是不是建基于文艺复兴以来一系列理念、价值和规矩之上的西方一整套制度在第三个千年将为东方所取代? 所有这些追问与脑洞大开式的推演并非空穴来风,美国秩序的建立有一整套根植于西方近代文明、具有历史纵深的思想政治体系和历史传承,这些是其秩序能在战后出门合辙的基础。了解和理解这些世界的脉络是思考中美竞争的后续发展,未来世界的格局的基础。而面对变化,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到将要到来的世界变局,摆脱旧有的路径依赖,知识与见识,做好家庭,后代,事业与投资更为精确的准备与判断。 在我们今冬(12. 2021)举办的第二届Napa中国论坛,您将看见这样的全景图,我们精心挑选的学者对世界变局做出的前瞻性讨论。 硅谷数字与人文主办 Sapiens Institute, USA Carmel California | December 11 - 12, 2021
Napa五四百年论坛:第二场讨论(2):民族主义与民主,台湾政治转型真正原因
26:33
Sapiens Institute

Napa五四百年论坛:第二场讨论(2):民族主义与民主,台湾政治转型真正原因

This video is about 台湾政治转型成功最基本原因在:外来政权寻求地方的合法性,nation against state的成功,也因此国民党政权失败到了台湾后只能在美国压力下,痛定思痛,在胡适等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思想传播下和不断敦促下,进行地方自治和选举,倡导司法独立,最终转型。这是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不愿正视和承认的原因。 共产主义在大陆成功的问题:马克思主义作为一套欧洲来的比较极端左翼的学说能在大陆成功,没有人去争论如何与中国国情民情结合和是否能结合的问题,他们就这样去做了,不争论。但这套学说能够成功的关键在于,它有一套更为厉害的组织制度,这是它成功的关键,而共产主义也在不断本土化的过程中成功与中国的传统资源相结合。 吴国光认为:如果从民族主义角度看,中国如果能够动员起带有民主色彩,国民权利的民族主义来把当权者作为一个外来政权对待,那就有希望了。 也讨论了选举制度可作为程序化过程可产生理性化行为的例证。 参与本场讨论的学者: 阎云翔(洛杉矶加州大学分校人类学系教授) 周雪光(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吴国光(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学教授), 王柯教授(日本神户大学国际文化学研究科) 黄克武(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萧延中:华东师大政治学教授 精彩言论:共产主义在中国的成功最关键的问题,以及吴国光的让中共成为外来政权论。 视频来自: Napa 论坛: 震荡百年——五四与今天、民族与民主、中国与西方 A Turbulent Century Since May Fourth: China Meets the West, Nationalism and Democracy, 1919 to 2019 硅谷数字与人文主办 Sapiens Institute, USA Napa California | August 7 - 9, 2019 硅谷数字与人文网站:www.sapiens-institute.com copy right@Sapiens Institute,USA
Napa五四百年论坛:第二场讨论(1):五四的“爱国主义”运动与中国的思想启蒙脉络。国民党在台湾,台湾的民主转型
30:21
Sapiens Institute

Napa五四百年论坛:第二场讨论(1):五四的“爱国主义”运动与中国的思想启蒙脉络。国民党在台湾,台湾的民主转型

This video is about how individualism, liberalism could not find its way in China. 学者继续大讨论:五四前后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为什么在其幼芽阶段在中国生长困难,导致作为其保障的民主体制被用作国家工具,达不到目的就被随意丢弃,而不问现代社会个人,家,族,社会和国之间的究竟应该如何被创建。 参与本场讨论的学者: 阎云翔(洛杉矶加州大学分校人类学系教授) 周雪光(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吴国光(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学教授), 王柯教授(日本神户大学国际文化学研究科) 黄克武(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重要观点: 这段思想和学术性很强,首先讨论几个重要西方概念在中国现代语言中的缺失:State,Nation, state-building, nation-building,这是现代性构建中非常重要的概念。state代表的是权力架构,nation更多是社会的各种架构。阎老师特别提出: nation against state在现代多民族国家里的问题,在民族主义问题阐释里面非常重要。其次:家,族,国究竟在历史和现代是什么含义。政治话语对此的重构。为什么我们的个体主义会淹没在国家主义的传统中,国人强烈的国家主义目的性的认识。第三:探讨个人主义到自由主义到民主体制的关系和逻辑问题。其中阎云翔老师认为,等级制是现代社会前的常态,人人平等概念是偶发的,是西方知识分子穷追死理,思想出来的被扩展了的理念:探讨五四前后为什么没有产生西方意义的个人主义,中西方启蒙的目的的不同。即: 普世性的平等观我们是没有的,这是从基督教而来的。西方知识分子有一个原则后有穷追到极致的精神。将概念进行扩展。而我们的文化是等级,我们对所有问题的理解是建立在一个等级的基础之上的。这种概念范围的扩大,变成了西方不断变化的根源。这个资源我们没有。我们一直在延续的是简单社会的普世性,没有现代西方对这些观念的突破。阎老师也提到西方启蒙认为人就是人自己的最高目的,绝不是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五四所有精神,对人的解放是为了达到一个更高目的,突破小我,实现大我。最后:争论台湾为什么成功实现了民主的问题,这一点,拉美和亚洲其他一些国家都没有做到。黄克武老师给了很多精彩的论述,下面30分钟会继续讨论中共为什么会胜出的问题。 视频来自: Napa 论坛: 震荡百年——五四与今天、民族与民主、中国与西方 A Turbulent Century Since May Fourth: China Meets the West, Nationalism and Democracy, 1919 to 2019 硅谷数字与人文主办 Sapiens Institute, USA Napa California | August 7 - 9, 2019 硅谷数字与人文网站:www.sapiens-institute.com copy right@Sapiens Institute,USA
Napa五四百年论坛:黄克武:谈台湾民主转型与蒋介石,五四民主一脉思想的影响,香港新儒家
28:07
Sapiens Institute

Napa五四百年论坛:黄克武:谈台湾民主转型与蒋介石,五四民主一脉思想的影响,香港新儒家

This video is about The renaissance in China, how it flourished into a new type of culture which you could find in the current Taiwan. 报告人:黄克武:斯坦福大学博士,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所长;研究方向为中国近现代思想史和文化史,代表性学术著作有《一个被放弃的选择:梁启超调适思想之研究》、《自由的所以然:严复对约翰·密尔自由思想的认识与批判》 专研思想史的黄克武教授谈五四后的一百年里,中国四种意识形态相消长,极权和威权的形式加上两种文化(自由主义与新儒家)之争的情形,最后谈到国民党,特别蒋介石对五四的看法的变化,也对应了中国近代史上自由主义,民主与专制,新儒家之争的不同历史时期。而今天台湾文化的基础是在一个博弈过程中产生的。蒋介石来台后,受到香港新儒家思想和论争的影响,蒋也是香港第三势力的主要资助人,加上对胡适等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追随其来台的道义支持的感激,提出:科学,民主,伦理(爱国)的文化观,最后促成了五四的自由主义传统与新儒家之间的结合与取舍。这是我们今天看见的台湾的文化基础。 视频来自: Napa 论坛: 震荡百年——五四与今天、民族与民主、中国与西 A Turbulent Century Since May Fourth: China Meets the West, Nationalism and Democracy, 1919 to 2019 Host by: Sapiens Institute, USA(硅谷数字与人文主办) Napa California | August 7 - 9, 2019 copy right@Sapiens Institute,USA 精彩内容记录: 五四对注重思想流变的思潮而言,不是历史流变,而是是一种文化符号和象征意义 自由主义强调普世价值,新儒家强调文化的根源。 新儒家认为西方的民主与科学之所以能够发展,是有一种精神的支撑;中国的民主与科学要在中国生根,也需要儒家作为这种精神资源。儒家的从道不从君等精神就可以作为这样的资源。这样就可以将五四批判的孔家店反转成有正面意义的文化资源。 新儒家对五四时期的问题批评:没有注意到以立宪的政治运用来建立民主的制度架构,在自由方面,五四时期没有注意到实质的人权的保障。新儒家最主要的是希望将自由民主和中国传统结合在一起。 蒋介石对五四的看法,早年很看好五四的精神和喜欢读五四时期的先进杂志。但在自己掌握政权后,对学生运动有了另外的看法,认为是受到左倾思潮控制,认为五四是亡国的运动,比军阀还糟糕。到台湾后,因为受香港新儒家知识分子影响,和感激胡适等在道义上对他的支持,他提出五四精神为:科学与民主的基础上加上了伦理,但这里的伦理,他强调的是爱国。中国文化的复兴的思想构想。这就是台湾今天的文化基础,五四和新儒家思想的结合和取舍。 五四与启蒙主要是在自由主义所强调的普世价值与新儒家所强调的传统思想的冲撞之中得到的一种启蒙。在这种冲撞之中看到的中国与西方,普世与传统相互的激荡中重新找到我们新的文化基础

第二场讨论(2):民族主义与民主,台湾的政治转型

Taiwan is a prime example of how, under foreign pressure and the mobilization of intellectuals, it is possible for the Chinese culture to adopt a democratic liberalist government. 


Watch to learn more (Mandarin) 

CONTACT

2053 Grant Road, #305
Los Altos, CA 94024

  • YouTube